NightTour

杂食

°糖锡 °你我 1°



by.海林


像是双时空设定

hobi被号锡召唤( ?)

闵玧其X 郑号锡  sugaXhobi

大概是中篇

以hobi视角,第一人称。


前段时间发过一遍,删了重发


请多留言

感谢观看★



  我大概还是在做梦吧!


  眼前是微微泛黄的墙,墙上是我年幼时的照片,桌上放着老旧的电视,更明显的是桌上摆放着的台历——200X年。


  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,这是我从前的家。


  回到过去了?

  一股寒意窜上心头。


  我有点慌。我努力回想我是怎么来到这的,我为何会来到这里。


  结果只是徒劳。我脑子里一片空白,记忆似乎被格式化,只留下一抹淡淡的印记,我甚至想不起自己的曾经,一切像是被浓重的雾气掩盖。


  我只清楚地知道,我叫hobi。


  傍晚的落日余光通过窗口撒入客厅,抹上一层浓重的橘黄。

  直到另一个人出现在房间里,长久的寂静才被打破。


  房门被打开了,来者穿着某高中的制服,肩上挎着背包,熟悉地打开的客厅的灯。见我时也不惊讶,对我莞尔一笑。


  令我惊奇的是,他跟我长得一模一样,只是看着比我小一点。


  他请我入座,便先回房间里去收拾了一番。


  我觉得在自己可能比主人还熟悉的屋子里做客人有点滑稽可笑。


  心中有点烦躁,不爽。便自顾自地拿起杯子喝水。这时候,我才发现我根本抓不住东西。


  我又去试着触碰其他东西,去抓住什么。我倍感无力,什么都碰不到。我意识到,我没有实体,我真得不属于这个世界。一种被世界抛弃的孤独感油然而生。


  我缩陷在沙发中,双手环抱着膝盖,直到那人出来也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。


  他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说:“你好,我叫郑号锡。”


  我凝望着他,面无表情以示回应。


  “是我让你来到这的。”


  他说这话时很轻巧,仿佛就像寻常琐事一般。我很气愤,质问道:“你太自私了。你没有询问过我的意思。”


  “因为我需要你。”


  他打断了我的话。然后是无尽的沉默。他的声音很轻,眼睛很亮,我看见其中有什么在闪烁着光。


  好吧,我终究无法对他太过严厉,他跟我太像了。不仅是因为我们长得一样,我也觉得我们性格相似,虽然我不记得我从前是怎样,但有时候就是坚定地相信着我就是这样的性格。可是我知道我们俩是不同的两个个体。


  就算原谅他了,也不妨碍我继续赌气。之后他跟我说过,我都板着张脸,两三个字简略地答复。其实也不全是赌气,毕竟我还处在朦胧之中,脑内混乱,精神迷离。连问他为什么要我过来都忘了。


  郑号锡见我这般敷衍,也不生气,想让我住在客房里。我拒绝了。反正我没个实体,大概也不需睡眠,各种生理需求与我无关了,也就不需再占地了,晚上大不了就去着世间逍遥自在去,散散心罢了。


  我自认为自己是个十足的乐天派。看,就像遇到这个奇怪、奇异的情况,我照样无所畏惧,无所谓。


  为什么无所谓?我也不太明白。既来之则安之罢了。

 

  太阳终究还是落下了,寂静的夜晚如约而至,城市的彩色霓虹灯亮起,代替了日光重新照亮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。


  嘴上说着逍遥自在,看着潇洒,但其实我终究还是没有出去开启探险,我已经猜到了外面的世界与我从前的世界肯定无差却又大不相同。


  充满矛盾却又和谐融洽,就像自己一样。


  夜更深了,我不知为何感到一丝凉意,可能是心底有点冷了。


  我径直穿过郑号锡的房门,神态自然。然后躺在郑号锡身旁,闭上了双眼。


° 南硕 °Life

  南硕


  破镜重圆


  听着life和tokyo写的

  新人,第一次写文

  交朋友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  金硕珍坐下,略有些拘谨地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温水,捧在手上,脑子里还是一片混乱。听到他人的问候,也只是迷糊地点点头。

 


  等到房间里没有外人了,他终于顺应自己的身体意识,倒向身后,松了一口气。


  可怕。他刚刚竟然差点越过了死亡的边界线。


  原本只是一次寻常的工作拍摄任务。因为各种原因金硕珍与经纪人先到达了地点,成员们随后即来。像往常一样得完成工作,偷偷地想着晚餐应该做些什么。


  一切照例,复制着昨日,预习着明日。


  正是这毫无新意的日常中,出现的意想不到的状况。金硕珍只是静静地站着,他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阵风,心底钻出一股凉意。刹那间,他看到旁人惶恐的眼神,然后,轰然巨响!


  仅差毫厘,巨型工作台倒在他的身后。


  他懵了。


  短暂的几秒,被无限拉长。


  经纪人一众人急促地跑向他,焦急地询问他如何。他才回神,嘴角不自主地上翘,口里说着自己都不清楚的话。然后让经纪人领会了休息室。

 


  安慰着旁人,说着自己没事。其实他自己也不知晓自己到底如何,他像喝醉了一样,精神迷离。


  安顿下来后,才细想,心有余悸。


  他微微缩拢身子,感觉到腹部微麻,心像被抓紧一般,胸口很闷,要快喘不过气来了。他四肢冰凉,颤抖的手紧紧地抓着热源。


  这时,他终于意识到了他刚刚究竟经历了什么。没有了面具,他才意识到从心底最深处迸发而出的恐惧。


  原来生与死真的不过一瞬而已。


  金硕珍曾见过躺在病床上的病人。他们安静地躺着,闭着眼,就算睁开眼,你也只能从中看到无尽的幽深,宛如一滩死水,日薄西山,气息奄奄。白色的墙壁,白色的床被,白色的面孔,人们像要融入这神秘的白色世界,隐隐约约,化为透明,消散。


  这是金硕珍对死亡的认知。


  他从未想过死亡。至少,现在不需要去设想吧。


  他心里十分沉重。预计的生活脱离轨道。


  你问什么是预计的生活?金硕珍会告诉你,大概是早起为成员准备早餐,然后去杂志社进行访谈,然后去电视台录制节目,然后去公司练歌练舞,然后...然后...


  不是在工作,就是在工作的路上。


 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这两点一线的生活。工作到深夜,满身疲惫地回到家,两眼一闭,天未明,又早起,开始新的工作。


  任务,任务,他无时无刻都在完成任务。


  想到未成名时,艳羡着别的当红团体满满的日程表。在心里暗暗安慰,自己也会像他们一样的。


  现在呢?

 

  呵,果真一样了。


  所有,金硕珍,你该满足了。


  当你拥有某一项东西时,你就会发现这种东西并不像你原来所想的那样美好。


  他不是在埋怨什么,他当然知道满满的行程意味着什么,为了阿米们而工作,他感到很荣幸。

 


  荣幸。


  或许,他只是有点累了才这样胡思乱想。



  他已经拥有了很多很多。


  life,生活究竟是为了什么?



  为什么生活会这样?

 


  金硕珍感到迷茫。他不想考虑太过深奥的东西,因为他对世事的答案有着过分的执着,却不像某人一样,有着理性、智慧的大脑可以找到答案。


  某人?


  啊,他又想到了金南俊。


  他们很久都没说过话了吧。

 


  两个人都不会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感情。作为最年长的大哥,他却总觉得自己要赶不上成员的脚步,他们太快了,自己本就没什么天赋,拼尽全力地奔跑,收效甚微。他知道自己很敏感,太敏感了。所有才会和南俊冷战吧。


  南俊前段时间一直在忙自己的新mixtape。而他们争吵的开端正是因为一首歌。新歌需要歌手feat.,而公司为南俊选择了一位女歌手。就在会议上,金硕珍拒绝了,他不顾众人的皱眉,提出了强烈的反对意见。


  公司不知道,他怎么会不知道,自己的男人被别的女人觊觎。那女歌手私底下不知道对南俊表达了多少次爱意。


  他当时是怎么说的?

 


  他对南俊说:“不要是她。”


  南俊对他的做法很不赞成,放缓语调,安慰道:“别这样,公司选他,只是因为她适合罢了。”


  金硕珍缄默许久,说:“我呢?我怎么样?我来唱这首歌吧。”


  结果如何?


  他早该想到了吧,他俩虽然没有同样的头脑,却是一样的执着。然后,来自金硕珍单方面的冷战开始了。


  他当然注意到比往常更频繁的默默注视。


  他想,这个傻子,来找我谈谈就这么难吗。


  思绪飘远,手中的水早已失去温暖,可他还是感到很冷,很冷。不知何时,眼眶中已湿润。


  无奈,他总是做不好这些事,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。


  他感到害怕,哇,他差点就死了。


  再丧下去,可能就要崩溃了。


  这时,门被推开,经纪人拿着毯子进来。他将毯子扑在金硕珍身上,安慰道:“吓到了吧,没事就好。”然后,将杯中的冷水倒了,重新接了一杯热水,递给金硕珍,“队员马上就到了。”


  “没事。”他再次扯出笑脸,回复安慰。


  世人的安慰总是如此苍白无力,但不能勉强他们了,因为他们能给的只有这么多了。不能强求别人了解你的内心,况且你也不愿意给人去看。


  或许是想缓解他的疲劳,经纪人提议播放RM的新歌。


  金硕珍才意识到,时间已过了这么久,他今天发布了新歌。


  经纪人理所当然的先放了主打歌。


  有时候,金硕珍觉得金南俊离他很远,咫尺天涯,大概就是如此。有时,他只能透过他的歌,更深地去感受他迷人的精神世界。


  他记得,南俊说过,他会把想说的话唱给他听。


  forever rain.


  南俊啊,我这里也下着雨。


  心里愈加寒冷。他知道,他们都累了。他现在很想很想见到那个人。他就像迷失在黑夜中的孩子,南俊就是他冰冷黑夜中的温暖火种。现在,他把火种弄丢了,火种是否也要熄灭了?他开始害怕。


  然后,金硕珍听到他轻唱


  ※

  生命有时 难以启齿 欲说还休

  灰烬才是 注定的归宿与弥流

  明天降临了 是否一成不变

  为何爱恨听来 一般无二

  我失眠了

  想家了 亲爱的

  只想在你身边停驻

  如果我能选择梦 我将与你相守


  金南俊总有种魔力,他像一位诗人,一位智者,一位人生导师,轻易地触动你的心弦,道出你的困苦,烦恼。你会发现在这艰难世界,原来有人也同你一样,一样迷茫,却仍然向前。


  金硕珍释然,原来他对生活,对生死的困惑,男朋友已帮他做了完美解答。


  房门再次被打开。


  是他想见到的人。


  他的眼底不禁再次湿润。


  起身,揣着惧怕与坚定,无奈与爱意,将爱人抱个满怀。


  南俊讶异,听到怀中人低声耳语而露出微笑。


  “如果我能选择梦,我将与你相守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END


ps.※tokyo翻译来自BAIDU RM BAR